您好,欢迎访问陈佐博客!查看权限
  • 本站投稿邮箱:5957127@qq.com 或微信联系13574465375
  • 网站部分资源转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!

《鬼谷子•符言》的文化解读

原创 chenzuo 2014-06-07 2109 次浏览 0个评论

《鬼谷子·符言》的文化解读

 

    鬼谷子是先秦政治谋略权术的总结者,作为曾经操纵战国时代社会政治斗争风云的纵横学派的理论著述的《鬼谷子》,是一部研究社会政治斗争谋略权术的智识之书,是弱者的智慧宝典。它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独具特色,是乱世之学术,乱世之哲学。它只被历代乱世英雄所推崇,而为所谓“正人君子”所大别挞伐,视之为洪水猛兽,以致被埋没了两千多年。但它毕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枝喷放智慧馨香的奇葩。它集中了国人心理揣摩、演说技巧、政治谋略的精华,为当代军、政界人士,企业界人士,商贸经营及管理人员,公关人士等所必读。我们可以通过研读《鬼谷子》的文化来认识、了解研究智谋权术及其应用价值。下面着重《鬼谷子》第十二篇《符言》来谈个人读后的心得。

    “符言”何解?  “符",合也,《说文解字》:“符,信也。汉制以竹长六寸分而相合”。《辞海》!“古代朝廷传达命令或征调兵将用的凭证,用金、玉、铜、竹、木制成,双方各执一半,合之以验真假”。这里所谓“符言”,即传达给君王的格言。所讲的是君王应该具备的权术,实际上是为君王治国平天下指出的修养之术。全篇讲九种问题,要求为人君必须做到:主位、主明、主听、主赏、主问、主因、主周、主恭、主名。这些都是古代统治者常用的御民治国之道,在当代我们会得到什么的启示呢?

    主位  “安徐正静……虚心平意……以待倾损”。这种权术,以现代领导行为理论来论,它正合乎美国利克特(R、L i k e t)教授研究提出来的领导系统模式中的“温和独载式”。权力控制在最高一级,也授予中下层部分权利。领导者以“无为”的假面具对下层采取父母对子女的方式,类似主仆间的信任。虽有一种较谦和的态度,而决策是由高层管理人员所制定。尽管下级也可作出一定限度的决策。但下级存有恐惧警戒心理,交往只是在上级屈就和下级畏缩的气氛下进行,组织中的成员对组织的目标可能反对或不反对,会自我互相暴露出来。这种体制管理不可能达到工作的满意感,高层领导最后制定组织变革决策就“胸有成竹”了。

    主明    《鬼谷子》认为“明不可塞”,活用天下之耳目。这种权术,与现代管理重信息的逻辑合拍。“明”、聪、智在于知情。举凡国情、地情、敌情、行情、上情、下情,这些客观世界各种事物变化的特征的反映,客观事物之间相互作用、相互联系的表征,在各自运动中生成和传递着信息。掌握了领域内的信息,才能改变“拍脑袋"的决策方式。决策的科学水平提高,直接有益于既定目标的满意实现。决策时构成最大障碍的是对事物的迷惑。所以,对管理者来说:“活用天下之耳目”是最重要的事。

    主听    《鬼谷子》告诉我们要以:“严正详静”的态度对待众人的意见。允许别人提意见,则“高山可极”、“深渊可测"。拒之则陷于孤陋失援;这与治国平天下重要,即于一般经营管理,又何可视为不重要呢?在现代管理行为学上,董事长或总裁办公室敞开大门,下属人员可以自由入内商谈问题,领导得以广泛收集方方面面的意见,克服与防止官僚作风,求同存异,对责难作相应的检查。这样,下属也会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,与领导共同向一个正确的目标前进。这样,管理及经营会更臻完善,随之组织迎来相应变化,将是“万难皆解”。

    主赏  《鬼谷子》也象孙武兵家一样,强调做到“循名而为实”,“用刑贵正”。这种“信赏正罚”策略,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有齐威王善于洞悉真象,赏罚分明,使得齐国政治日益清明、国力日益强大的实例,非常有借鉴意义。从现代组织行为学论,它正与美国学者斯金纳(B、F、)“强化理论”相吻合。斯金纳提出以行为主义学习过程的最基本原理就是强化。所谓强化,指的是对一种行为的肯定或否定的后果(奖励或惩罚)。只要控制行为的后果(奖惩)就可以达到控制和预测人的行为的目的。对于管理者来说,这意味着他可以通过各种强化手段,就能有效地激发职工的积极性。所以在管理实践中,必须遵循奖惩相结.合和以奖为主、以罚为辅这两条原则。他又认为强调奖励与惩罚并用,并不等于奖惩并重。事实上,不能过分地使用惩罚手段。他的理由是:1、惩罚有时会造成新的不良行为,因为它只告诉人们不该做什么,没有告诉该做什么。2、过分惩罚会使人产生挫折感,产生低落情绪,甚至还会损伤人的自尊心和自信心。过多的处罚只会把人变成奴隶,有时还会使人丧失理性,转而产生攻击行为。3、人的自觉性、人的觉悟程度并不能罚出来。而罚的方法、最易为官僚主义滥用,因为它既简便,又可用来发泄权力欲。正因为罚有以上几种消极作用,在运用时就必须慎之又慎。故《鬼谷子》也认为“贵正”、才“诚畅于天下神明”。

    主问  《鬼谷子》认为天、地、人,东南西北,上下左右前后这些领域内的客观事物,无不有“荧感”之处,需尽“问”而达到知。这与美国心理学  家布鲁纳(J、s、B)研究出的“社会知觉”理论概念如同出一辙。一个组织的行动措施或经营管理者的指挥,总是离不开时、空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的制约。知觉是在感觉的基础上产生的。在此基础上,使我们能够认识到事物的名称、性能、因果关系等意义。知觉总是与思维相结合而使其意义化。由于知觉含有一定的意义,使知觉带有主观意识性,能在不定期定程度上调节人的行为。这样,管理人员应当时时留意自己的知觉,驾驭“荧感”,调动组织成员的积极性,并形成主体的自我意识,进而调节主体的行为。这些都是由“问”到知才能达到的境界。

    主因    《鬼谷子》告诉我们:“因之循理,固能久长”。循理是原因,久长是结果。鬼谷子主因权术,正是建立在辩证唯物主义的因果论上面的。世界上设有无原因的现象,自然界和社会的任何现象都受某种原因制约的,都是某种原因的结果。原因和结果是相互作用着的。原因产生结果,但结果也不是消极的,它又影响自己的原因。如奖罚制度的运用,正是遵循有必有果的事理的科学举措。因果观念是人们一切自觉活动必不可少的逻辑条件。人们为了实现预期的目的,就要考虑和使用达到目的的手段。这里,手段和目的之间就有了因果联系。手段是达到作用于结果,即转化为结果;结果反作用于原因,使自己成为原因,成为结果进一步变化的原因。这给管理人员一个重要启示:赏或罚的因果反应,都在激励下互为因果,都将大大影响职工工作积极的“久长发挥。

    主周    在管理权术中,《鬼谷子》强调了“全”与开的关系。领导人的行为或领导方法,既要全面,又要开合得当。这与美国心理学教授布莱克和莫顿研究得出的典型管理方式:“集体精神的管理”相似。“集体精神的管理”以职工为中心,这种管理对生产的关心和职工的关心都达到了最高点。结果,管理工作发挥了集体(开、全)精神,职工都能运用智慧和创造力进行工作,关系和谐,任务完成得出色。这是最理想、最有效的领导方式,应当是领导人的努力方向。如果改换以“工作为中心”,全在领导利用自己合法的、决定报酬的和强制的职权,靠主体壮态“寂乎其常”的体谅,密切地注视着和掌握着职工工作进程以及他们在工作中的表现,“内外不通…‘开闭不善”,职工处于被动地位,自然看不到职工原本的积极力量发挥了。

    主恭(参)    “恭”应是“参”。参,检验。即同《荀子·解蔽》:“参稽治乱而通其度”的“参"。《鬼谷子》主张“活用天下之耳目”,其目的是为了掌握其组织变革的基本动因,不是为了组织间牒系统。《鬼谷子》所强调的恰似现代组织行为学中的“组织变革与对策”。这正是《鬼谷子》智慧高商值的所在。现代组织行为学理论研究,认为组织是一个开放的、复杂系统。这种系统处于与其多重环境发生动态的相互影响之中,在这样一个多层次、多因素、复杂程度多变的背景之中,组织要想维护和发展,必须不断地调整与完善自身的结构

和功能,提高在变化下的环境中生存、维持和发展的灵活性和适应能力,即不断地对组织进行变革。变革的行为都是有因而发的行为。组织变革的基本动因有内部原因和外部原因两个方面。动因不是人们主观的产物,它们是人们从检验观察中发现的实际。基本动因把握准确,自然要靠多重耳目,“洞察天下奸情”。如此,凭以制定组织变革的决策,就会保证组织变革导向发展和前进。

    主名    “名”与“实”这一哲学范畴的命题,在战国初期,墨子提出“取实予名”,儒道释三家开始在名实关系问题上展开了争辩。战国中期,名辩之风大盛,出现了以惠施、公孙龙两家为代表的坚白同异之辩的“名家者流"。后期墨家在总结自然科学和批判地吸收各派学说的基础上。提出“以名举实”的原则,具体地指出了“辩”的任务是:明是非之分,审治乱之纪,明同异之处,察名实之理,处利害,决嫌疑。荀子出来并把名辩的基本问题,具体分析为“名、辞、辩说”三方面,他们对中国古代逻辑学的建立都作了重大的贡献。《鬼谷子》主明的逻辑已经超越春秋时代名家的诡辩论,升华到与马列主义的辩证唯物论相吻合。名和实相依托、相生成,反过来又合于情理。这就是告诉我们依据客观事物的名称去考察事物实际,按、客观事物的实际确定事物名称。这样的逻辑思维,无疑,对现代管理学理论、对实际政治工作都可作为科学的取向。

以上所述,是个人以崭新的文化视角来解读《符言》的。整个《鬼谷子》所富涵的权术心态和策略思想,将会随中国传统文化开始面对并走向世界。这是中国现代学者们的飞越的时代。故此,个人大胆地附随骥尾,追求所谓“中国学”与现代人文科学、东方与西方、中国与世界、古代与现代的融化与汇通。不是吗?就其《符言》的思想言,它主张用纵横捭合的权术手段,以解决各种矛盾与冲突,与欧美新兴的管理、组织学理念论和实际应用方面,均多相吻合。当然,前文只是我奢望的实践小获,不希望道合者投以清赏,只祈求支持与指津。

(载于2002年《炎黄文萃》第二期)

 

 

    《符言》原文

    1、安徐正静,其被节无不肉。善与而不静,虚心乎意,以待倾损,右主位。

  2、目贵明,耳贵聪,心贵智。以天下之目视者,则无不见;以天下之耳听者则无闻;以天下之心虑者,则无不知。辐辏并进,则明不可塞。右主明。

    3、听之术曰:“勿坚而拒之"。许之则防守,拒之则闭塞。高山仰之可极,深渊度之可测。神明之位术,正静其莫之极欤!右主听。

    4、用赏贵信,用刑贵正。赏赐贵信,必验耳目之所见闻。其所不见闻者,莫不暗化矣。诚畅于天下神明,而况奸者干君?右主赏。

    5、一曰天之,二曰地之,三曰人之。四方上下、左右前后,荧惑之处安在?右主问。

    6、心为九窍之治,君为五官之长。为善者君与之赏,为非者君与之刑。君因其政之所以求,因与之则不劳。圣人用之,故能赏之。因之循理,固能久长。右主因。

    7、人主不可不周。人主不周,则群臣生乱。寂乎其无常,内外不通,安知所开?开闭不善,不见原也。右主周。

    8、一日长目,二曰飞耳,三早树明。千里之外,隐微之中,是谓洞。天下奸,莫不暗变更。右主参。

9、循名而为,实安而完;名实相生,反相为情。故日:名当则生于实,实生于理,理生于名实之德,德生于和,和生于当。右主名。

 

 

书泰贤契:我在病榻上反复阅读你的杰作《鬼谷子身世研究》,令人振聋发聩,何光岳的评品非常有分量,我不敢再饶舌了,但我希望你继续将研究深入到《鬼谷子》的文化研究中去,再为张家界文化翻身作出超时代的贡献!我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了,故此,特将拙作《<鬼谷子·符言>的文化解读》再复印一份寄来,俾其抛砖引玉。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谷厉生 2012年元月7日

 


打赏

已有 2109 位网友参与,快来吐槽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