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阿蒙心情!查看权限
  • 本站投稿邮箱:5957127@qq.com
  • 网站部分资源转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!

歌词泄天机——桑植白族的认定

白族研究 陈佐 2014-07-26 2230 次浏览 0个评论

据说在建国后民族划分时候,湖南桑植白族一度认为是土家族,后来在一首民歌中,苍山、喜洲的准确表述,最终清晰指向大理与白族
歌中唱到:“一拜祖先来路远,二拜祖先劳百端,三拜祖先创业苦,四拜祖先荣耀显,家住云南喜洲睑,苍山脚下有家园,大宋义士人皆晓,天山逸民历代传”
  白族是中国55个少数民族之一,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,是人口上百万的一个大民族。据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,白族总人口为1858063人。其主要分布在云南省,大理白族自治州是白族的主要聚居地。此外,白族在贵州毕节、四川凉山、湖南桑植县等地亦有分布,属白族散杂居地区。
  湖南省的白族主要集中于张家界市,其白族人口有10.42万,占全省白族人口的82.93%,聚居于桑植县的7个白族乡。即芙蓉桥白族乡、洪家关白族乡、马合口白族乡、刘家坪白族乡、瑞塔铺白族乡、走马坪白族乡、麦地坪白族乡。主要有谷、王、钟、熊、李五个姓氏。
  桑植白族并非当地的土著民族,而是南宋末期宝祐年间,从云南大理辗转而来,迄今700余年。据考,南宋淳祐十一年(1251年),蒙古大汗窝阔台死,其侄蒙哥继承汗位后,于宝祐六年(1258年)三路大军南下侵宋:蒙哥亲率主力攻四川;皇弟忽必烈南下攻打湖北;大将兀良合台从云南经广西,直捣南宋后方的潭州(今长沙)。三路大军预期第二年正月会师鄂州。由于云南的蒙古军伤亡很大,加之要留一部分兵力镇守云南,为了弥补兵源的缺乏,兀良合台在大理白族地区大量佥发当地的少数民族人口(以白族为主),由大理段福率领从征,组建了一支两万多人的“爨僰军”(亦称为寸白军)。忽必烈继承汗位后,兀良合台不再得到重用,于是“爨僰军”一部分军士辗转回到了大理,而其中一部分军士则未能回到大理。由于当时四川与贵州还未打通,不少军士流落在长江两岸。谷均万、王朋凯、钟千一等桑植白族的始祖就带领一部分白族士兵流落在桑植县。
  在桑植白族的民歌和拜祖词里,亦透露出桑植白族的先祖就是大理白族的信息。“一拜祖先来路远,二拜祖先劳百端,三拜祖先创业苦,四拜祖先荣耀显,家住云南喜洲睑,苍山脚下有家园,大宋义士人皆晓,天山逸民历代传。”
桑植白族的文化变迁
  语言
  白族有本民族自己的语言,白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,对于这一观点学者们没有太多的分歧,而对于白语的语支则分歧较大。过去传统的观点将白语归入彝语支,现在越来越多的学者主张白语是一个单独的白语支。从现代白语的词汇来看,白语词汇中汉语借词较多,并保存着汉语入声字读音急促的特点。
  桑植白语的特点是:发音刚强,保持入声,延续了白族历史上汉字白读的传统。在这方面,桑植白语和大理白族的白语是一致的。但是在一些具体的词汇方面,两地有明显的区别。如桑植白语中,头称为“特”,口称为“克”,手称为“舍”,脚称为“决”,大称为“代”,买称为“马”,门口称为“克特”等。自称为“白子、白尼”,亦即“白子白女”之意。
  服饰
  在传统服饰方面,白族崇尚白色,喜欢穿白色衣服。白族男子一般穿白对襟衣,外罩黑领褂,下穿白色或蓝色长裤,缠白色、黑色或蓝色包头,脚穿黑布剪口鞋。妇女身着白上衣,红坎肩,或穿浅蓝色上衣,外套黑色或紫色丝绒领褂,下着白色或蓝色宽裤,上衣右任结纽处挂三须或九须银饰,腰系绣花飘带短围裙,足穿绣花“白节鞋”或“凤头鞋”,手上多戴纽丝银镯或玉镯、戒指,耳挂金银制或玉制耳环。未婚妇女编独辫,连同白缨穗的花头巾或彩色毛巾,用红头绳盘于头顶。
  桑植白族的服饰较有特点。妇女的服饰古朴、实惠、节俭、大方。头上缠以长7~9尺、宽两尺的白布。老年人的头巾则染成青色或兰色,以示端庄。上衣一般为白布蔚兰色布衫,小立襟、大襟右裣,小袖,长及臀部,布衫的外面套以黑色巴衣(马褂),腰间系以挑花的兰布围裙,上身服饰以黑、白、兰三色相衬。下装多为青、兰色布料做成的裤子,脚部有白布裹脚。男性的服饰,色调以青、兰为主,款式较接近汉族。
  宗教信仰
  白族地区盛行多种宗教,以佛教为主,主要是佛教密宗阿吒力教和本主信仰,此外还有道教。本主崇拜是白族独有的一种宗教信仰。本主即“本境福主”、“本地之主”、“本土之主”、“本村之主”,是一个地域、一个村落的保护神,是掌管本地、本村寨居民的生死祸福之神。有的一村供奉一个本主,有的几村共奉一个本主。几乎每个村寨都有“本主庙”,塑有本主像,本主有的是自然神,有的是南诏、大理国的王子,有的是为民除害的英雄人物,也有历代的部落之神、英雄之神等。这些本主都有自己的历史功绩,因而受到人们的崇敬。“本主”诞辰之日,村里就过本主节,村民们唱歌跳舞、舞龙耍狮进行庆祝活动。
  本主崇拜也是桑植白族普遍的一种宗教信仰。如初来桑植的白族始祖谷均万、王朋凯、钟千一等,因他们三人沾亲带故,又是金兰之交,共同来桑植落脚创业,劳苦功高,他们去世后,后人根据他们生前的形象,塑造金身。三人中,王朋凯年纪最长,红脸膛,人称“红脸大公”;钟千一年纪次之,脸部黝黑,人称“黑脸二公”;谷均万年纪最小,脸白皙,人称“白脸三公”,这三人成为桑植白族共同的本主。其他比较重要的本主还有:高氏婆婆、陈吉兄弟、潘大公、刘猛将军等。
  在白族聚居程度较高的马合口、芙蓉桥、麦地坪等白族乡都建有本主庙。每逢本主节,桑植白族都要前往本主庙献祭、祷告、祝贺,并祈求本主的祐护,后来本主节逐渐衍变成为桑植白族的赶会活动,赶会就是赶“本主会”。在桑植7个白族乡中,共有21处本主会。会期一天,除了各种游神祭祖活动,还有文艺节目表演,如表演仗鼓舞、打九子鞭、玩龙灯、耍狮等活动。
  桑植白族的宗教信仰,除了特色鲜明的本主崇拜外,还信仰三元教。三元教又称“白教”,是道教的一个分支。所谓“三元”即阴历的正月十五、七月十五和十月十五,分别代表天、地、水三官。桑植的白族人民将三元与人伦万物结合起来,谓之“三元教”。人们请宗教人员做功果称为“做三元”,宗教人员被称为“三元老师”,三元老师主要的职责是主持游本主和还傩愿的活动。
  民居建筑
  白族民居比较多见的是“一正两耳”、“三方一照壁”,家境富裕者住“四合五天井”,即四方高房,四方耳房,一眼大开井,四眼小天井。此外,还有两院相连的“六合同春”;楼上楼下由走廊全部贯通的“走马转阁楼”等等。山区多为上楼下厩的草房、“闪片”房、篾笆房或“木垛房”,炊爨和睡觉的地方常连在一起。
  白族民居往往注重门楼、照壁建筑和门窗雕刻以及正墙的彩绘装饰。照壁是白族居民建筑不可缺少的部分,院内、大门外和村前都有,可见照壁的作用和重要性。照壁用泥瓦砖石砌成,正面写有“福星高照”、“紫气东来”、“虎卧雄岗”等吉祥辞句。
  桑植白族的房屋造型,主要有三种。
  单幢式:这种住房像“一字”形,一般一幢住一户,以三间相连的居多,左右两边则配以偏房,一作厨房,一作摆放杂物的房间。房屋附近修建有牛栏、猪楼、厕所等。
  一正两横或一横式:俗称“钥匙头”。它的布局成马钉形,一般是正屋五间,转角建横屋,二三间不等。堂屋即正屋的中间一间,其结构比其它房间特殊。正屋多系老人或户主居住,横屋多为子女住所或客房,转角屋一般是厨房、储藏室。
  四合院式:又称“四合井”。这种型式实际上是前两种的综合,它将正、横、厢三者拼接起来成为“回”字形,窗户全开在内壁,靠中间的天井采光。四合院的院落相连,即成为“三重堂”、“四重堂”等大规模院落。在此点上,可以看出桑植白族的民居继承了白族传统民居的一些特点,但一个显著变化就是没有了照壁。而且在房屋的用料、建筑形式方面亦较多的借鉴了当地土家族的建筑风格。

赞助本站

已有 2230 位网友参与,快来吐槽:

发表评论